孤獨是掌心裏的冰,憂傷是眼裏的淚

八月,陰鬱著,潮的。不喜歡這濕漉漉的感覺,把心暈染成了灰色。腳步不緊不慢,心也鑒於寂的邊緣。安靜著自己的安靜,不去打攪任何一個人,緘默於紅塵的一角,那些紛紛擾擾的淩亂全被遮罩。
習慣於早起,做完早飯便開始碼幾行字,淡淡的心情、有些薄涼的墨。翻看了去年今日的文字,網名就是今天改的人民幣匯率走勢。“晴曦”取代了“飄零”!現在依然叫我“零兒”或者“飄”的都是老友,新朋友沒誰知道“飄零”也是我。失去了一個名字,也許只是換了一個符號而已,卻是把生命裏一些東西剔除,偶有念及,不免有些疼了,這也是念舊的一種情節。
以前的文字基本不敢去讀,怕那些結了痂的封印被開啟。重複的模式,不變的日子,悄無聲息的滑落著。前晚友與我聊天,他說與你聊天時間過得飛快,我沒 有把自己的憂鬱帶給他。戲言說了一句,如果我把一切都做完,還是一個人、就去輪回看看會遇見誰!他冒出來一句: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做粉絲,空間那麼多人、唯 獨喜歡你的字,你可不能讓我的夢破滅了,我回國還要去看你,帶你去海邊不遠的咖啡廳,讓你去了一次就愛上那裏。
其實一切都看得很淡,不追求那些浮華的虛榮,人生本就是一次冒險,然後獨自轉身回到原點,又何須糾集那些失去的和欲求不得呢。釋然也是一種修行,萬丈紅塵,走不好就是深淵,走的順了會在回眸裏遇見對的那人。也懂得愛情是一瞬間就有的感覺,需要培養的是習慣!
孤獨在掌心裏的樣子是冰,晶瑩剔透,融化成冷!憂傷在眼裏的模樣是淚,滾燙自己的殤楚,然後流進心裏,每一寸脈絡都是酸的。開始喜歡夜的黑,會呆呆 的坐在窗前看月亮爬上來,雲一點點將其隱匿,再溜走。星子總是眨眼,就像頑皮的孩子。而我聽風也心疼那瘦了的影子,一瞬會有刺痛浮出,淚就落了。沒有緣 由,沒有因為誰,就是哭了,清晰著那熱到冷從面頰畫下的痕,不擦也不阻止……
陰雨的天,適合懷想,回憶經年某些片段、折回下雨都不想打傘的從前。許久不喝咖啡了,似乎已經忘記了那苦含香的味道。如今溫熱的握在掌心裏,似乎天 空也寂靜下來,只有雨緩緩扯著幔帳,無聲無息的飄。有風來,吹進眼睛、吹皺了思緒,起煙的天幕是迷幻的城堡,不想醒來、不想記憶被漂白。沒有過去就沒了現 在,一切的一切誰在操控?命運多舛,忘記了洗牌、謎底已經攤開。
青絲隨風散落的一瞬,淚滾了下來,落進咖啡杯裏,酸了鼻子有些澀,萬般滋味蜂擁而至,是感慨、是無奈、最後是空白!雨漫紗,心的藤蔓在攀爬,尋一處 綠野仙蹤把腳步停下,不為季節添彩,只是讓無根的浮萍有個家。翠綠被融化,婀娜成素色的芽。雨落涼快總是好些,有雨的日子心也是涼的。雨絲鋪滿玻璃窗,就 像散落的珠子晶瑩也迷茫。如你看我高高在上,卻懸在水中央。
聽一首歌,記住了一個名字,《夢中的額吉》與烏達木。我不知道歌詞的全解、只知道是思念母 親的,明明知道虐心,就是忍不住聽了一遍又一遍。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同樣的習慣,明知聽了會哭,還是任其氾濫成災。有一種思念是錐心的,有一種歌聲是靈魂的 呐喊,我崇敬且沉溺其中,不想自拔金秀。最怕就是連情緒都沒有了,有淚也是好的,起碼證明還有感覺,還沒徹底心死。有些事不需要懂,心的感觸最真,聽不懂不要 緊,可以感知一份空靈的呼喚,亦是一種收穫。
夢、守護的是心裏那人;情、暈開的是夢裏那片海;腳步、踩出的都是回憶。舉手投足間老去,沒有喧囂沒有爭鬥,修籬種菊於紅塵滾滾。當風起的時候,藏一縷香在眉心,飄雨的日子,會有一道痕幻化成輪回找尋的印記。不飲酒也會醉,不談情也會累,不遠行、就在你的眼裏看山看水!